【法听——国咨律所每日法律资讯】(2023年8月3日星期四)

2023年8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15个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典型案例。这批典型案例主要特点有三:第一,覆盖范围广泛。涵盖了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包括健康权纠纷,劳动争议纠纷,赡养纠纷,遗赠扶养协议纠纷,恢复原状纠纷,商业诋毁纠纷,服务合同纠纷等。第二,回应群众关切。本批典型案例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对加强权益保障、更好维护公平正义的诉求。第三,旗帜鲜明亮剑。坚决防止谁闹谁有理、谁横谁有理、谁受伤谁有理等“和稀泥”做法。(来源:人民法院报)

典型案例的选取就是为了更好地指引各级法院充分履行司法审判职能,更好发挥“同案同判”的示范作用,践行“使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更重要的是,典型案例旗帜鲜明亮剑,坚决防止谁闹谁有理、谁横谁有理、谁受伤谁有理等“和稀泥”做法。这对公序良俗的维护有着重要意义。

8月3日上午,召开“服务保障高质量发展”专题新闻发布会,通报研究制定公安机关服务保障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有关情况,包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全面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等26条措施。(来源:央视网)

这26条措施事关每个人,其中对群众日常生活影响较大的有:全面实施行政许可事项清单管理、探索户籍准入同城化、全面实施“跨省通办”等。就全面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而言,还需要多方联动,真正将政策落实到位,并突破以往过于严苛的条件限制,少设门槛,多加放宽。毕竟,在本国之内自由迁徙、诗意栖居,本就是公民的法定权利。

6月12日晚,陕西省绥德县发生刑案致2死。8月2日晚,绥德发布情况通报。受害者家属张先生表示,嫌疑人先是在家中将其母亲砍成重伤,儿子被砍断手指。其子装死躲过一劫,并报警,母亲送医后不治身亡。后,张先生妹妹下班被警方阻在门外,并在距家20米的巷道内被杀害,且在家属未签字的情况下,遗体被火化。张先生质疑警方保护不力。张先生称,“明明知道凶手是我妹夫,在我妹妹到家的情况下不实施保护,反而不让进家门,直接导致在家门口被杀害。”(来源:羊城晚报)

根据相关规定,对已查明死因,没有继续保存必要的尸体,应当通知家属领回处理,对于无法通知或者通知后家属拒绝领回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及时处理。新闻中所言“家属未签字”,如果属于通知后家属拒绝领回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及时处理。否则,这种处理方式就欠妥当。

本案最关键之处,是警方保护是否不力,从而导致张先生妹妹被犯罪嫌疑人杀害。建议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彻底调查。如果确实出现因不实施保护而导致另一起凶杀案,则该依法追究责任的,还是不能回避。

据湖北省人民检察院2日消息,李铁涉嫌受贿、行贿、单位行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案,分别由湖北省赤壁市监察委员会、赤壁市公安局调查、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咸宁市人民检察院并案审查起诉。近日,咸宁市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向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来源:中新网)

作为国足(男足)曾经的总教练,李铁一人涉五罪,全部集中在一个“贿”字上,看来中国男足之所以踢不出彩儿来,就倒在了这个字上,也倒在了和这个字相关的“钱”字上。一个掉进钱眼儿里的总教练,能带出一支过硬的队伍才怪。本案由咸宁市中院审理,根据《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院管辖的案件有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可能被判处无期死刑的第一审刑事案件等。因此,李铁所要面临的,很可能是重罪,估计余生要在监狱度过了。

8月1日,澳大利亚联邦局公布,澳大利亚一前托儿所男员工涉嫌性侵91名儿童,并拍视频传播。被控犯有1600多项罪名,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该男子涉嫌性侵时间跨度长达15年。(来源:本网)

根据我国法律,性侵儿童最高刑为死刑,而可能适用死刑的情形限于以下几种情形:一是奸淫情节恶劣;二是奸淫多人;三是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但是,澳大利亚属于废除死刑的国家,所以判处该男员工终身监禁已是最高刑期。在全世界范围内,出于对儿童的保护,所有针对儿童的性犯罪,都会被从重处罚。

北方多地遭遇暴雨,引发洪涝灾害,几多家庭被洪水洗劫,家财漂流,但竟有人在捞取河中漂流物发财。在河道里捞取漂浮物不仅为道德所不齿,也逾越了法律的边界。(来源:新京报)

法律是道德的底线,是维护道德的基础。根据《民法典》规定,拾得漂流物的,参照适用拾得遗失物善意取得的有关规定。拾得人知道权利人的,应当及时通知权利人领取或者送交公安等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收到遗失物,知道权利人的,应当及时通知领取,不知道的,应当及时发布招领公告。拾得人应妥善保管,因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物品毁损、灭失的,应承担民事责任;权利人领取物品时,应支付保管的必要费用。漂流物自发布招领公告之日起一年内无人认领的,归国家所有。

【张明楷(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评刑法修正案十二草案:克服法条的实质缺陷、技术缺陷和手段—目的缺陷】

刑法典不可能完美无缺,总是会存在实质缺陷、技术缺陷或手段—目的缺陷,修正刑法就是为了克服这些缺陷。《刑法修正案(十二)(草案)》对《刑法》第165条、第166条、第169条主体范围的扩大,以及对行贿罪、单位行贿罪法定刑的修改,克服了相应法条的实质缺陷,但在条款设置与法条表述等方面可能还存在技术缺陷。简单删改《刑法》第165条、第166条、第169条的表述就可以扩大主体范围(不必增设第2款),并能避免罪数认定与法条引用的难题;对加重构成要件与从重处罚情节应作明确、具体描述,没有必要采用兜底表述。(来源:2023年第5期《中国刑事法杂志》)

边沁曾经指出:“任何法典都不可能制订得如此完美无缺,以至可以对法典颁布一年之内所发生的一切立法问题作出简明的答复。”所以,刑法也就需要根据事实的需要,不断做出新的修正。刑事立法虽然是预防犯罪的手段,调整刑罚的严厉程度,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震慑犯罪,但还需要在此基础上注重犯罪构成要件的设计,从而做到防患于未然。比如,如果将贿赂犯罪设计为企行犯,则即使降低法定刑,也有利于实现预防贿赂犯罪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