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反腐升级一台直线万器械何以成为重灾区

“”是小胡在做完尿结石检查后的心态。上个月,小胡在他家当地三甲医院进行尿结石检查,前前后后花了大几千元。排队挂号,拍完彩超由于彩超不够清楚,小胡又被安排拍了CT。最后医生对小胡说,“你看是做手术还是再观察一下”。小胡觉得“再观察一下”也就是说不做手术也行,便没有选择立即手术,但没过多久撑不住,小胡又回到了医院。一系列新的检查下来让小胡产生了“医生每检查一次有提成”的疑问。

小胡的疑问是否成立尚未可知,但拍CT产生回扣的案例曾多次被曝光。其中,2021年11月,阜南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单位阜阳市人民医院CT磁共振室、被告人屠某某涉嫌受贿罪一案。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屠某某在担任阜阳市人民医院CT磁共振室副主任(主持工作)期间,同“上海某某贸易有限公司”股东常某进行口头约定,达成阜阳市人民医院磁共振室每使用一张上海某某贸易有限公司供应的富士激光干式胶片,便可获取该公司给予其所在科室一元钱回扣的合意。

《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23年第3期刊发吉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武迎慧等撰写的《公立医院现状与法律建议》一文,对近十年来(2013-2021年)裁判文书网近2000份公立医院医疗刑事判决书做出统计和分析,得出了2016条医疗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受贿是公立医院主要的方式,药品和医疗器械是的主要环节。

“要么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是医疗器械销售圈里流传的一句话。日前,“曝光一台直线万”登上微博热搜。在这场案中,一台直线万元,而该医院的买进价却是3520万元,这其中被院长吃掉了1600万元的回扣。一行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台直线万元,这意味着其成本可能就几百万元,多出来的钱最后由老百姓买了单。

“对于药品,患者起码可以拒绝,要求换别的药。但对于医疗器械,患者的自主权就没有那么大了”,行业内人士说道。

以乙肝检查为例,检测方法从最初的胶体金试纸条到酶免方法再到化学发光,成本从最初的几毛钱增至十几元,但在这项检查上,最便宜的检测方法已足够满足临床需要。“隔行如隔山。”行业内人士表示,“患者对此不了解,那么医生开什么方法化验,患者一般都不会反对。”

在资深医改专家徐毓才看来,医疗器械目前缺乏一个公开透明的市场竞争机制。“没有哪位消费者因为买车出现了问题,因为生产企业价格公开透明,大家进行公开的市场竞争,消费者对质量价格进行比较后,性价比不好,我就不买了。但是在医疗器械这方面没有形成这样的一个机制”。

“医疗器械没有真正按照市场规律进行销售,很多产品的售价是远远超过实际的成本,这就产生了回扣的空间,再分别逐级分给科室主任、院长,这是医疗器械销售长久以来的一个潜规则。随着集采的全面开展,水分将大大被缩减。”北京中医药大学医药卫生法学教授邓勇说道。

徐毓才表示,医疗服务价格过低,不能体现劳动价值,导致医院运营困难,从回扣里产生创收,这是导致滋生的一个原因。另外,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医院都是由院长说了算。2018年,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公立医院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其中的一系列举措都限制了院长的“一言堂”。从制度建设来说,很多医院没有按照政策执行并落实。

随着国家把越来越多的高值耗材纳入集采,虚高的价格水分正在被挤出。“心脏支架均价由1.3万元降低到600-700元,从侧面就能看到,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虚高非问题突出,由于价格虚高,在临床使用过程中,这就可能刺激过度医疗、出现回扣问题,比如心脏支架可能需要2个,他可以放4个。因此,反腐行动是十分有必要的。”徐毓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