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出品《千里江山图》:烛照现实的“红色新经典”

▲上海出品《千里江山图》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收获》长篇小说专号首发。 杨志军《雪山大地》、乔叶《宝水》、刘亮程《本巴》、孙甘露《千里江山图》、东西《回响》五部作品摘得本届茅盾文学奖。(均出版方供图)制图:冯晓瑜

继王安忆、金宇澄后,上海作家孙甘露再度摘得我国文坛长篇小说最高荣誉。第11届茅盾文学奖昨天揭晓,五部获奖作品中,上海出品《千里江山图》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收获》长篇小说专号首发。这是上海打造当代原创文学出版高地又一重大成果,也是上海文艺出版社继莫言《蛙》、金宇澄《繁花》、格非《江南三部曲》后再获茅盾文学奖。

“上海是一座伟大的城市,我们有幸在这里生活、工作,本身就是一种犒赏了。”孙甘露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感谢评委的肯定和鼓励,能和这么多优秀作品一同参评,已是莫大的荣幸。《千里江山图》的故事发生在90年前1933年的上海,那一年茅盾先生在上海出版了长篇小说《子夜》,请允许我借此向这位前辈作家表达敬意。”孙甘露从头至尾将《千里江山图》视为一次学习过程,“这是全新的小说领域。既是对历史的辨析,也是对历史题材写作的辨析和想象。百年来,这个风云际会的大时代,涌现了多少人、多少、多少惊心动魄的故事。从这样一个角度切入写作,从这样伟大的历史事件切入写作,从这些风华绝代的人物切入写作,是作者的幸运。”

《千里江山图》自2022年4月出版后,第一时间掀起了文学界、评论界、新闻界的关注热潮。小说以险峻的故事情节、精确的世态人情、对人性隐秘的深入挖掘感染着读者,在现实和历史之间建立起精神联系,赓续了“上海”的书写脉络,也以其出色的文学成色被赞为一部“青春热血喷涌、心怀国家民族锦绣江山的长篇”。

从早期《我是少年酒坛子》《呼吸》的先锋实验,到《千里江山图》中危机迭爆的飞速叙事,孙甘露调动多年文学经验,创新主题小说的叙事范式,以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为背景,塑造了陈千里等一批党的地下工作者,在危机四伏的隐蔽战线上如何与敌人展开生死较量。曾经的先锋派小说家变成了“动词的巨人”,小说保持了历史事件精确性的考证,又进行知识考古形成了一部“上海风物志”。评论家潘凯雄认为,《千里江山图》既是主题出版重要成果,也是文学先锋精神的一种延续,“始终向前走,始终探索某种新鲜的东西。悬疑的外壳之下,小说为红色题材书写提供了具有感染力的样本。”

“这部在新时代书写弘扬伟大建党精神的作品,继承了红色经典传统,又探索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艺术创造与转化。”中国作协、评论家李敬泽表示,这对于当代作家如何在新时代文学中书写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如何有力地塑造英雄人物、如何在不断发展的小说脉络中取得新的艺术突破都具有重大意义。作为烛照现实、细节满满的现实主义“红色新经典”,《千里江山图》以文学的方式想象呈现隐秘而伟大的历史事件,沉稳练达地叙述着时代演进中的信仰对决,充满着柏修斯性质的举重若轻。

小说构建了行动、智性和理想三者结合的诗学,通过互文形式寄托了浓厚理想情怀,使得行动的诗学富有浪漫一面。小说在多处关键场景引用人物对话,或通过心理活动描写,将敌我斗争的格局演进、人民江山的历史大势、忠诚信仰的时代锻造和生死考验的现实抉择,作了不动声色却又令人过目难忘的点题。在开阔、舒朗而又绵密的文本空间里,《千里江山图》兼具明和暗的交织、光和影的流动、静与动的呼应、快与慢的辩证,小说呈现出类似于古典名画《千里江山图》般的空间诗学,如同王希孟巧妙地把渔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水磨长桥等静景穿插于捕鱼、驶船、游玩、赶集等动景之中。

致敬历史文学传统的同时,作者融入先锋文学叙事诗学,在小说结构、小说空间、人物塑造和情感世界的描摹上,引入更有现代意义的叙事技法,将重大使命的路线图、时间表、任务书与重点人物的人生观、成长史、恩仇记共冶于一炉。“引而不发、含而不露的写法,使得作品始终充满悬疑气氛与紧张节奏,也更为充分地写出地下斗争的命悬一线和我党地下者的忘生赴死。”评论家、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名誉会长白烨说。

《千里江山图》和上海文艺出版社继第16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后,再获殊荣,动力满满。目前,《千里江山图》已与沙特阿拉伯文学出版中心、英国独角兽出版集团、俄罗斯学术研究出版社等11家出版社达成版权输出意向,达成英、德、法、越南语等十余个语种的版权输出事宜,意大利语等10个语种合作也正在洽谈中。

该书责任编辑、上海文艺出版社副社长李伟长透露,《千里江山图》纸书热销的同时,上海文艺出版社不断试水破圈融合方式,配套开发了电子书、音视频产品、影视剧等多元传播衍生品,同时策划《千里江山图》“红色剧本杀”等破圈文学活动,同名电视剧已公布概念海报,同名广播剧也将于近日推出。

《千里江山图》虽是硬核的重大历史题材,但极具故事强度,其叙述格调还葆有新鲜动人的、让人着迷的先锋意味。这也就不难理解,《千里江山图》引发了众多读者自发地对小说进行知识考古和深度解析,对书中地理、诗歌、戏剧、音乐、绘画、饮食等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小说在多个年龄层广泛“圈粉”——一口气读完《千里江山图》,70后读者陈广玉忍不住在朋友圈感慨:“合上书页,潸然泪下。”12岁的建襄小学五年级学生秦义云在读后感中写道:“我们会永远记住先辈们的名字,你们的精神。”

可以说,《千里江山图》在融合出版所呈现的火热态势,是当代出版界和文学界围绕一流作家一流作品展开深度合作的积极成果,也将成为一流主题出版物和重大现实题材文学作品跨界破圈、实现两个效益“双丰收”的出版IP标志性样本。

记者从出版方获悉,上海文艺出版社将继续深耕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实施战略,打造当代文学创作出版高地,为推进新时代文艺精品服务、为追求卓越的文学精品的产生不断赋能。